加企业QQ:800867676(获取最新消息)

欢迎上号,请 注册|登录



<
  • 网店经验 >
  • 空包总站:中国三大电商:京东交家电、天猫商业地产、拼多多集市

空包总站:中国三大电商:京东交家电、天猫商业地产、拼多多集市


2003年10月底,还未开始供暖的北京寒意料峭。凌晨1点,长安街上已鲜有汽车经过,西单的路口却刚迎来最热闹的空包总站 时刻。中友百货灯火通明,门口数十辆出租车占了半条马路,商场门口排满了顾客。


中友百货的“购物节”来了。“购物节”中不同品牌和柜台分时段促销。市民带着闹钟和地铺,守候在柜台前等待开售。年轻的姑娘做好购物攻略,拿着小本子扫货,少买一件都像亏了一个亿。

后来媒体粗略统计,当天有近万名消费者到场排队、参与抢购,30小时买了5000万。

商场新增的20多个收银台没有起到太大作用,消费者平均要排4个多小时的队。困倦中,有年轻人向来采访的媒体记者抱怨,“如果买东西也能在电脑上操作,就不会这么麻烦了吧?”


 

如今,中友百货已经改名汉光百货,原先人流如织的百货商场,集体贴起了二维码,有的柜姐干脆做起了直播带货。

但年轻人的理想还是没有实现,排队抢购还是购物的必备环节。每年“双十一”、“618”,还是有不少女孩要计算折扣,然后抱着闹钟睡去。很多事情都没有变。

如今的风口“电商直播”,以前叫“电视购物”。对着购物车犹豫不决的“剁手党”,或许也能明白父母在电视购物时的心境。

从消费行为和特征来看,变化的是渠道,不变的是消费行为本身。买买买这件事,不管在线上还是线下,都仍然还是人性与欲望的博弈。

空包总站中国零售发展40年,经历了国营商店到百货商场、超市大卖场,大卖场到电商平台等渠道革命,商品数量增加了上万倍,购物场景从线下全面转移线上,但消费购物的本质却从未改变。我们与父辈、父辈的父辈,用不同的方式、消费不同的商品、感受不同的时代,背后总指向相同的悲欢与欲望。

米未的创始人马东也总结,“但凡特别成功的互联网产品,都是有线下场景的”。

如果让今天的电商平台回到三十年前,他们应该是什么样的?

► 京东国营交家电

京东故事的方方面面,早已为人熟知。中关村卖场起家的刘强东,以自营3C数码起家,价格战斗当当、国美、苏宁,又在一片质疑声中自建物流体系,成为中国员工数最多的互联网公司。

京东的忠实用户大多来自一二线城市,选择京东的理由大多看重了自营服务的品质,统一采购、统一销售、统一配送,物流和商品有保障,并愿意为这份方便支付更高的溢价。

空包总站 在线下时代,要寻找这种购物中的“安全感”,消费者会选择到国营商店。记忆中的国营商店,水泥地一尘不染,货架上的电视机、收音机井然有序,售货员在柜台前忙前忙后。

“资金雄厚、渠道畅通、商品集中、信誉高”,1990年,天津百货大楼副总经理回金恒曾这么总结国营商店的优势。这四个字,如果用来形容今天的京东,也恰如其分。

对京东来说,更准确的描述是国营交家电商场。

交家电商店是80年代后期出现的一种业态,专营自行车等交通及家电类商品。改革开放后,中国制造业进入发展快车道,出现了一批专业化门店与综合百货商店分庭抗礼,互补竞争的流通渠道格局。京东崛起过程中屡被提及的对手苏宁,最早就是南京宁海路上一家名为“苏宁交家电”的小店。



回顾苏宁和京东的崛起,都是得益于重资产运营的模式。例如收购门店、自建仓库、自建物流等。结果是服务品质、销售终端能够得到有效的把控,持续提升信誉,同时形成对上游厂商的强话语权。

早在2000年,苏宁就已经建起了3万平米的空调仓库和1万平米的售后服务中心。京东这些年也持续建仓,到2019年年底京东物流基础设施面积达到1690万平方米。在这些年的竞争中,两家从来没有停止过在仓库面积上的比拼。

但统采统销、重资产运营的模式也存在弊端。例如高库存压力、覆盖人群有限、对供应链要求高、履约成本高等。苏宁的加大重资产运营力度后,导致公司净资产收益率下降、资产周转率下降。而京东巨亏10年,直到2016年才首次盈利。

空包总站 同时,这也意味着扩张速度将会受到限制。当外部对手涨势飞快,自身也面临增长压力时集中显现。过程中,服务品质没有跟上主要消费群体的要求,也会招来非议。

在京东变革前的“至暗时刻”,有消费者在知乎吐槽,“这两年618和双11都无动于衷,相比前些年优惠急剧缩水,一副爱买不买的样子,不缺你一个”。苏宁售后服务差见报的频率,也与苏宁开新店的速度形成有趣的关联。